诚信乃立足之本,开启全球供应链新时代

 卓鹰一直在拓展国际物流供应链多元化的统筹方针

 努力打造一个更加优质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8:00
 联系方式
联系人:唐经理
手机:15058859752
邮编:315000
宁波公司:宁波鄞州区中山东路1083号003幢B008室
上海公司:上海市自由贸易试验区奥纳路188号3幢4层
天津公司:天津市和平区南京路131号富玛特大厦
新闻详情

道路问题上老傅对于李晓鹏文章的一些观点

李晓鹏的题为《三次颠覆世界观,我终于意识到中国会越来越好》的文章,首先是这个标题吸引了我: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人居然说他有三次世界观的转变,这本身就是贻笑大方的言论。一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发生变化,远不等于一个人的世界观的转变。

尤其令人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在北京人大任教的海归洋博士,他的文章的逻辑论证居然是这样的:他从一个穷苦小县里靠学业优异升到了社会上层,于是他便归纳为全社会的人都生活在上升到幸福的过程之中。经由个案的积累而上升出一个结论,这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本性。你在一个商店里买了几次质劣价高的商品,你便对这个商店有了一个飞跃了的认识,很可能你就不再那里购物了。这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逻辑归纳的思维过程。归纳的方法是十分严密的。我记得爱因斯坦说过:你可以用一万个个案为基础得出一个结论,而且在没有证伪的个案出现前你尽可以把那结论视为真理,可是一旦出现了哪怕是一个相反的个案,这个真理就被证伪了。爱因斯坦当然讲的是归纳的逻辑方法在自然科学的领域里的应用。在社会科学领域里固然不同,但你仅用你一个人升到了社会上层便归纳为全社会的人都幸福,那些千千万万被欠薪的、被强拆的能同意吗?如此论说无以服人。李晓鹏文章说的是“中国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好的标准是什么?不是某些人越来越好,也不是少数的青年人通过越来越窄的社会分层通道升了上去日子便好了,起码应当是整个社会全体公民享有社会发展红利不再是一句空话,医疗养老教育不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头上的三座大山。

换句话说,“越来越好”的话,李晓鹏说了不算数。欠薪的劳动者们说了才算数,被强拆了住房的人说了才算数。至于你要和谁“挥手道别”,那仅仅是你个人的事,用不着拉上第二、第三个人。我个人是要学习毛主席的。韶山时代毛主席的家境蒸蒸日上,但毛主席选择了和最广大的民众走在一起。

李晓鹏这篇文章的不同凡响之处,还在于他文革后一鸣惊人地首次重提了两条道路问题。李晓鹏文章带有总结性的最后一段,说的就是道路。在这最后一段话中,他特别强调“我们”与“他们”:“我们知道他们曾经对我们寄予厚望,希望我们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完成中国彻底的西方化。但我们最后还是选择另外一条路,跟他们所主张的不是截然相反,但肯定大相径庭。”通过这一大堆“我们”与“他们”,表述了他为中国选择的道路。

这听起来怪怪的:李晓鹏为中国选择的道路既与西方化“大相径庭”,但又“不是截然相反”。那是啥?没错——我们就这样潜移默化地受了一次这位青年朋友所赐予的夹生的辩证法的教育。

西方化这个词,是中国现今一切反对现代化,但又不敢直接说反对现代化,于是就拿西方化来替代现代化的。李晓鹏的文章中,西方出现75处,美国出现48处。他的文章反现代化的意图是明显的。

但他提出的道路问题毕竟永远是一个社会的首要问题,无论你提起它还是你要掩盖它。在中国,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就进行过“中国之道路”的论战:蒋介石写了《中国之命运》,毛泽东写了《新民主主义论》。在网上很容易找到。我们应该在这两篇文章写作八十年后的今天把它们找出来读。

文革时,道路问题曾是硬塞给全社会的论辩主题: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浩劫就是围绕着这一非理性辩论的后果。当时这样提出道路问题本身的思维混乱在于:社会主义指的是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而资本主义指的是社会财富的生产方式,两者不在同一个维度上。谁见过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连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经济学教科书上都写着:社会主义时代的生产方式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即斯大林也把社会主义时代的生产方式纳入了资本主义大范畴之中。

道路的问题这次是被李晓鹏不合时宜地提了出来。我相信中国的政治家们对李晓鹏以及察网如此唐突地把道路问题提出来,会认为是帮了倒忙。既然走什么道路这个近几十年在中国讳莫如深的问题一下子提了出来,就应该允许讨论一二。但我只说我的观点,在表述我的观点时我字之后没有们。也就是说,我不需要拉别人壮胆,也不为别人代言。

首先我认为,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从来不是中国也不是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社会主义指的是社会财富的分配,社会主义制度也仅指社会财富分配的制度;资本主义,指的是社会财富的生产方式。

那么,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人类所面临的道路选择究竟是什么?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标志着人类开始迈向共产主义的历史进程。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的170年间,共产主义按需分配在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世界范围内的道路之争,一言以蔽之,就是推动人类按需分配或阻碍按需分配之争。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上,写的就是按需分配。就这四个字,没有第五个字。

《共产党宣言》发表后,巴黎公社的出现,像是一颗高速度的中子,把共产主义运动这个“原子核”轰击成两大块:以恩格斯和第二国际为代表的走民主的、私有制的社会主义道路一派和以列宁为代表的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走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道路的布尔什维克派。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实践,是以欧美澳等西方国家在普世价值和私有制的基础上,发展了无可逆转的从摇篮到坟墓的公民终生全程的社会福利保障机制,其本质就是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这一社会福利保障机制的确立,为全世界展现了通向共产主义的现实可行之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二十世纪人类最悲壮的实践,是列宁主义目的在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走向共产主义,以苏联的解体和中国文革的失败而宣告失败。

邓小平的伟大,在于他把私有制引入了中国经济,使中国经济与世界资本主义大市场接轨。共产主义经过170多年的发展,以欧美澳为代表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已经形成了从摇篮到坟墓的不同程度的公民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共产主义的旗帜在谁手里?就看谁的按需分配搞得好!

今天的世界,是一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统天下。李晓鹏此文,就是站在有欠薪的资本主义的角度来批判没有欠薪的资本主义;就是站在缺乏养老教育医疗等按需分配的资本主义对已经生长出了从摇篮到坟墓的公民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的西方资本主义的批判。当西方的劳动者们享有了更多的社会财富的时候,一些中国人对西方为什么如此仇恨?